第四场

普罗斯佩·梅里美作品集Ctrl+D 收藏本站

达蒲莱蒙村的公众场所。

摆着许多桌子,很多农民坐着喝酒。

台前,坐在同一桌子的是:布朗、雷诺、摩郎、嘉扬。

摩郎 好!您应当设法不要在您走的路上碰见他。

布朗 这位弓箭手怎么样了?我愿走一百里路去看他。

摩郎 不管怎么样吧,他是逃到林中去了。那里,有只老白狼,爵主大人的父亲在世的时候就没能够治死它。那只有啊……有二百多岁的老狼,人人都认得它:那只老狼在法兰克还没有看见它的时候,先瞧见了他,他立刻就变成了狼人。全身长满了毛,所有走近他的人,他都咬,没有被他咬死的人就像他一样变成狼人,在本地做了无数的骇人听闻的事。

摩郎 他打碎她的脑袋,像我打碎一个鸡蛋一般。大人便把他关在监牢里,打算把他吊死;可是我不知道法兰克是不是费尽了力气才得逃走,还是他口袋里有一件开锁的法宝?

布朗 是的,当然,除了弓箭外,铁棍要算是一件好武器。

雷诺 我爱我的家乡,虽然我在家乡很穷苦。

布朗 啊!看他能逃得过我的一箭……

雷诺 看见他?想看见他的可看不见他。

摩郎 但愿不至有人拦阻他们!

雷诺 (对布朗)我听说我们的弓箭手在普瓦捷打得很好,但是领主们呢,他们却把什么都丢光了。

布朗 (指着他的弓)这才叫作一张弓!六尺无节罗汉松木,松手的时候,就像长矛那样直。你如果能够右手把弓弦跟眼睛对齐,左手把弓弦拉到隔箭头三寸的地方,那你射出的箭,人家将会喝彩的。

西蒙 啊!我看见的事真要把我吓病了。纪拉的尸体,分成小块,在那边,一棵树旁,爵主大人的狗正在啃他的肉呢。

布朗 所有的这些法国人都是这样,他们常是抱怨不平,可是从没有胆量使自己脱身,获得自由。

布朗 是,听说过一点。

又一农民 我们就看着他在我们面前挨打吗?

雷诺 我想是他的孩子从通风眼里给他递进去一把锉刀,他用它锯断了一根铁栏杆。

摩郎 你住口吧!

嘉扬 党徒倒不算什么,不过,刚刚给您说过,他是狼人。

伊萨伯 天呀!哪里来的这阵骚乱?停住,看天主的面,总管,不要追赶这些可怜的人了。

摩郎 哈!哈!农民在你们国家里是主人吗?

总管 滚开,下流东西,不滚的话,我叫人割掉你们的耳朵!

嘉扬 好,干杯。酒逢知己方恨少,我很久没有喝了!我们穷苦人,买不起酒。

总管 他给这个老乞婆的钱,完全是为了摆阔;谁晓得他今天给的佛罗兰是不是昨天偷来的呢?

总管 (对他的武士)孩子们!把长剑拔出来!给我打这些醉鬼。

嘉扬 说实在的,弓箭手先生,作为英国人,您真是一条好汉。

蒙脱依 他自己说是狄扬头领的弓箭手。

伊萨伯 有这样的事吗?

农民 拿棍子!拿棍子!

摩郎 (回来)怎么!是这个可怜的嘉扬,被人家打得这么厉害!他做了什么呀?

嘉扬 不想看见他的倒会看见他。这是最头痛的事。

一群农民 快把他释放!——我们救他去。

武士 脱下你的帽子,蠢货;你没看见总管先生吗?

布朗 是的,你们比马更听话,更能忍耐,你们忍受打骂,不会踢人。在我们英国,谁都没有这样大的耐性。我要向一位领主行礼,他得向我脱帽;如果英国最尊贵的爵士和我的女人睡睡觉,我必定让他拿出两百法郎的罚金,我不在他身上插一支箭,他便是很运气的了。

嘉扬 好哇!大家都躲开了,没有人愿意陪我。那么我只好一个人喝那几瓶酒。(总管,彼埃尔和数名武士上)

妇人 (对布朗)啊!弓箭手先生,我真多谢您!您掩埋的尸是我的丈夫。

摩郎 谁曾看见过这样无法无天的事!就是为了这个缘故圣留佛罗老爷的神龛也不滴水了。就是这类行为触怒了神明。

妇人 请允许把我那可怜丈夫的尸体抬走;他在那边地下躺着,总管先生不许人家掩埋他。(布朗回来)

总管 谁埋的?

彼埃尔 怎么!是您,小姐……您肯……但是……我在哪儿?

嘉扬 是,真的,他们把什么都丢光了,谁敢说不是呢?

布朗 (拍桌子)拿酒来!拿酒来!想叫我们渴死吗?我是弓箭王,由我付钱。

雷诺 我不相他是一个真正的狼人,但是我也同样怕他。不到两星期前,我们发现那个猎场老守卫马基耶被这些恶鬼杀死了,而且把他的尸体砍成了几块。

若望修士 不管我对于达蒲莱蒙怎样怨恨,当我看到一座法国村庄被英国人劫掠的时候,我的血便沸腾起来,我很想干起旧时的职业,重新拿起武器。那不是一杆长矛在地上吗?这太诱惑人了。跟我来,朋友们!圣留佛罗将会从这些坏基督徒手中把我们解救出来的。(他加入战士们中间)

布朗 你们简直是拿我开玩笑。讲得再明白些,不要这样大惊小怪。这个人到底做了些什么事,你们竟把他称作狼人?

雷诺 我不能为英格兰的光荣干杯;这次普瓦捷的战役使我非常悲痛。

总管 老憨,不要再废话了。来呀,牵走三分之一,明天我们一起再来定赎牛的价钱。

总管 就是由于我们的仁慈,他们才敢胆大妄为的。(一个妇人上,在伊萨伯面前跪下)

嘉扬 那么说,在你们国家里,谁在田里工作呢?

若望修士 孩子们,快去救火。让骑兵们追赶英国人吧。我们拆掉这所房子,好截断火路;敲起钟来。(他的脚绊着彼埃尔的身体)哎!是你,可怜的彼埃尔,被射中了。告诉我,你还活着吗?你还认得我吗?

布朗 谁说不是!我也是这样想。你们可晓得英国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拉开的!那真不像你们的弓,连最结实的,也禁不起英国的一箭哩。

总管 你纺麻去好了,现在正是时候。

布朗 所以应当说你们比马更听话。

蒙脱依 给我滚开,贱种!不然,我们要拿长矛把你们串起来。(农民四散逃走)

总管 (对他的骑兵)一,二,三;一,二,三。这两头是爵主大人的,把它们牵走吧。

狼人 他们落在我们手里了!英国人和法国人,全得死!到屋顶上放火!狼人呀!呼!呼!(一个党徒就要拿火把向伊萨伯所在的茅屋扔去;守在门口的彼埃尔,把他杀死了。局部交战。蒙脱依的队伍因为有逃过来的农民加入,声势越来越壮大。纪尔伯·达蒲莱蒙,终于冲出重围站在他部下的前头)

雷诺 即使我们得到自由,我们也不愿到各地去奔波。我们爱我们出生的小茅屋。

布朗 这话说得好!喝吧,师傅们,丢下你们的烦恼吧:现在英国人和法国人有六个月是朋友。那边的那位,斟满您的酒杯,不要再想普瓦捷了。

布朗 他们简直把你们当作牲口看待。

若望修士 (对一农民)给我拿水来。(他要彼埃尔喝水)来,喝吧,我的朋友;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

彼埃尔 (对蒙脱依)现在我们要退到城堡中是不可能了。您看那二十个穿青色衣服的人,那是他们的弓箭手,把我们的退路截断了。

若望修士 (对农民)把你们的长矛挨着地,朝着马的鼻子刺去。

总管 算了吧,我的师傅,管好你自己的事情。这儿不是你寺院的地盘,就是在寺院,你也不是院长。念你的日课去吧,不要多管闲事。

若望修士 不,不。她的病完全是吓出来的,你的伤没有什么要紧,鼓起勇气来。(替他裹伤口)

摩郎 请您相信,他拉得一手好弓,爵主大人要没有严密的护卫,不在他的天鹅绒短衣下穿上一件锁子甲,从不敢出去打猎。

彼埃尔 (低声)小姐万岁!

伊萨伯 上帝呀!英国人!往哪里逃?我的父亲呢?

嘉扬 快把我从他们手里救出来吧,朋友们!我是无罪的。

总管 那就加倍地打他们。(对打嘉扬的武士)来呀!小伙子们!轮流着打!雅克佬的皮肤结实着哩!

雷诺 谁说不是;但是他很可能说的是实话。

摩郎 您讲得真是太容易了,伙伴。(西蒙上)

总管 看样子这个人像是个强盗。

西蒙 我也是这么想,我现在要好好思索他的话了。

摩郎 白天,他们还是人的面孔,一到黑夜他们便变成狼一般,爬着走。就是昨天晚上,我还听到他们讲话哩。

蒙脱依 朋友们!希望你们坚持下去!农民们拿起武器来!(交战;若望修士上)

蒙脱依 过这边一点来,农民们正在玩打木人的把戏。看看这些笨蛋肩头上挨了一下,就突然倒在沙上,那真是再好玩不过了。

布朗 让狗吃人肉——

摩郎 这倒是真的,我的铁锤很重。

狼人 (对党徒)你瞧,成群的坏蛋都从城堡中跑出来了。我们已经干够了,村庄着了火!把我们掳获的东西收拾起来,退到森林中去!狼们跟我来!(下,他的部属随下)

息娃 鼓起勇气来!狠狠地打!看见法国人互相对打,我简直要笑。

摩郎 我们真是傻瓜,不知道让人家牵走了多少肥的母牛呀。

总管 我叫人惩治一个农民,他的伙伴想过来把他抢走。他们扔石子打我。你瞧,这不是落在我身边的两支箭!我晓得这些箭是谁放的。

布朗 你们竟会相信所有这些荒唐的传闻吗?你们说的狼人是一条有胆量的好汉,他当强盗,是为了报仇。他最好是在一支游击部队中做弓箭手,但这要看他拉弓的本领了。

达蒲莱蒙 的骑兵们(在台后)圣德尼!达蒲莱蒙的圣母!来救达蒲莱蒙!

总管 去,快快滚开,老东西。

嘉扬 是谁在讲到吃?我加入;但吃的时候必须得喝,否则喉管堵住咽不下去了。

摩郎 当他还在这个世界的时候,他叫作克列提恩·法兰克。

总管 哪里来的马蹄的声响?有些骑士在大路上跑呢。

嘉扬 弓箭手大人,请您带我到英国去,我也要当当主人。

蒙脱依 Gloriatibi,Domine!吊桥放下来了,我们的救兵就来了。

伊萨伯 您一切都从坏处看。

总管 哈!混账东西,我要叫你们认得我的厉害;你们不久就会看到我会不会惩治那些大胆放肆的人。你们扔石子打我,我一定要报仇。骑兵们,把这些下流东西赶走,他们老是抱怨。

西蒙 啊!我的可怜的母牛,你们回来了!你们不至于让英国人吃掉了。

蒙脱依 为什么这样吵闹呢?

嘉扬 救救我,西蒙,我的朋友!他们要打死我呀。

西蒙 但是……

达蒲莱蒙 (走进茅屋)伊萨伯,我的孩子,你在哪里?

布朗 如果你找到一个头领,国王也不能使你脱离这流浪的队伍,我们只接受我们自己推选出来的头领的命令。

雷诺 真的,他得了奖品,我也能够忍受。

另一农民 今天是保障安全的日子,这事应受惩罚。

布朗 只有米朗的锁子甲,再罩上很厚的带刺的棉套,才可以抵御英国箭。——对,我们喝吧。——据我看,你们不大喜欢你们的领主。到处都是一样。

若望修士 可怜的孩子!他昏迷了。你安心吧,你的伤不是致命的。箭头的一半在伤口外,你的水牛皮带减轻了箭的劲头。

雷诺 从前这里有一个人,你如果想拉一下他的弓,您的两手就得起泡!

布朗 圣乔治的脑袋!要是能看见这样稀有的宝物,那我太高兴了。

达蒲莱蒙 (站起来)住手,彼埃尔!他的身价是很可观的。投降吧,头领。

若望修士 (牵着马走过来)这是一匹没有主人的马。来,彼埃尔,如果你还有力气,你骑上去。

布朗 (在顶里面)再见吧,头领。您下一次便相信我的话了。这支箭是赠给捉拿您的那个人的。

西蒙 因为我想去掩埋,身上已经挨了几棍。

雷诺 诸位朋友,你们说应当怎么办?

布朗 什么!圣乔治!他将人肉喂他的狗!

蒙脱依 应当说这么好的弓箭手。

所有的人 (除了半睡的嘉扬)真可怕!

布朗 你们的弓箭手有心要好好地打仗,但是像他们那些弓,那只好用来打麻雀。

若望修士 她的父亲带她回堡里去了。她已经晕过去;爵主一定要我丢开你,去给她治病……

总管 这是爵主大人的命令。

嘉扬 我不在乎!这对我有什么了不得的?我要说话,我要上英国去,我要纪尔伯·达蒲莱蒙向我脱帽。

摩郎 不,我不去。我看见总管带着十几个巡逻兵来了。

达蒲莱蒙 圣德尼!达蒲莱蒙的圣母保佑!

布朗 真的?

蒙脱依 在这个时候,手脚要快,想法在他们来到前,跑回吊桥旁边。往后退!往后退!总管先生,拉着我表妹的手,我竭力掩护你们退却。(一大群牵着牲畜等向四处逃走的男子、妇人、小孩上)

摩郎 (画十字)上帝晓得!

西蒙 (回来)那是谁?什么事?

摩郎 听话?

蒙脱依 我听见像是……喊杀的声音

嘉扬 比牲口还不如,因为他们还会给他们的马敷药,好好喂养它们。

巴提莱米 怎么!在圣留佛罗节日还打人!

蒙脱依 我想她现在很安全,圣佐治!我们首先要想法打敌人,抵挡住他们的弓箭。

布朗像普通的弓箭手般穿戴。

彼埃尔 在这所茅屋里……您去叫她出来……火烧到这边来了。

党徒 (在幕后)呼!呼!狼人来了!

伊萨伯 (对蒙脱依)您是看见了的,若望师傅对他们说了几句话,他们便悄悄地走了。现在又变得像羊一样温驯了。

布朗 那么,他死了吗?

布朗 (低声)我看见纪尔伯从城堡中出来。他只是跟农民一般装束,只有五个人跟他在一起。这就是他的女儿。快去找息娃头领,告诉他现在正是时候。(他们下)

总管 (对西蒙)这些母牛是你的吗?

伊萨伯 别那么说,大人!您怎么能把基督徒当作畜生呢?

彼埃尔 (望着伊萨伯避身的茅屋)这扇门开了……伊萨伯小姐哪里去了?

摩郎 我们哪能离开爵主大人的田地!他很快就会叫我们回来拿犁头的,我只要一想到他将怎样惩治我们的鲁莽行为,我的背便疼起来。

布朗 怎么!是个拉得一手好弓的党徒的首领吗?

伊萨伯 不管怎样,他的举动是好汉行为。我惋惜我的父亲没有许多这么好的下属。

英国人 (低声对布朗)怎么样?

摩郎 (对他的一头公牛)你又回来了,黑花纹的富窝,我的孩子;你一定吃惊了。

摩郎 (低声)等爵主大人的士兵走远了。——请听我讲:将近两年了,那天正是圣尼古拉节日,马蹄铁匠法兰克给了我伙伴亨利奥的马一帖马药以后,回到家里,就找不到他的女人了。一个街坊——世上常有这些善心的人们——告诉他说,爵主大人把她叫进城堡去了,大人很喜欢她;可是她呢,法兰克的女人,不比别的女人有志气;她很愿意有一个贵人把她放在他的床上。法兰克听了,一句话没有说。后来她回来了。他正在炼铁炉边,看见她走进来,“啊!回来啦?”他说。——“是的。”她回答。——“好家伙!”他说着,拿粗铁棍一下子把她打得脑浆迸流了。

达蒲莱蒙 蒙脱依,骑上我的马,带领我们的骑兵,追赶这伙匪徒。你看他们都纷纷四散逃走了。——我的女儿在哪里?总管,您看见她了吗?

总管 这就越发使他们难管教了。(对嘉扬)还不滚开,混蛋东西。(他拿刀面狠狠地打他一下,嘉扬逃下)

彼埃尔 总管先生,他是一个孩子,多喝了一点酒,醉糊涂了。送他回家去算了;他睡一会儿,就老实了。

伊萨伯 说吧。

若望修士 现在我就来告诉你们这个道理。你们穷苦受罪,那是因为你们胆子小。你们不是跟你们的主子们一样精明,一样强壮吗?摩郎,在他们当中,能有几个人拿得动像你用的那个铁锤呢?

息娃 这是我的剑。

达蒲莱蒙 跟我来,勇敢的朋友们!你们打仗,是为了你们的家室,是为了你们的爵主!

蒙脱依 好表妹,您对您的农奴太好了。这般东西就像狗一样,若不是手中常常拿着鞭子,他们是要咬你的。

伊萨伯 可怜的妇人!

嘉扬 总管也好,爵主也好,给我两百法郎的罚金,不然的话,给他一箭。

雷诺 我们一齐去掩埋纪拉的尸体。

西蒙 我扔石子赶狗,想掩埋纪拉的尸体,但总管过来了;他对我说,我该受吊刑,因为我打了爵主大人的狗,又违犯了爵主领地上的司法制度。

西蒙 你说怎么办?

布朗 你愿意当主人吗,小伙子?拿上一张弓,去找一位头领,我把他的名字告诉你,将来你就会比一个国王更自由更享福了。

若望修士 从前,圣留佛罗的节日,是禁止惩治罪人的,现在您竟把这个无辜的孩子打成这样!(伊萨伯、蒙脱依和随从上)

若望修士 这就是服侍贵人们的下场。你救了他们的性命,可是他们对你就像对待一匹残废的马一样,把你丢开。

雷诺 他也许离我们不远。

蒙脱依 (带领着他的骑兵和农民回来)大胜仗!我们从他们手中把赃物都夺回来了。

总管 今天这场混战真够激烈的!大约死了十五个人。(脚踢着一具死尸)您看,这是一个匪徒;照他们自己的称呼,他就是一只狼。他们来得快,溜得也快。

蒙脱依 啊!您实在不认识这些败类!这伙无赖逃走,那是因为看见我带着武士来了。

农人 狼人来不是要结果我们了吗!我们完了!(狼人和他的部下同上)

总管 跟我来,骑士大人!帮我们惩治这伙狂徒!(对随从)放大胆子!他们是来帮我们的。(农民逃走)

嘉扬 (对布朗)你们应该留下一支箭给达蒲莱蒙爵主大人。

农民 住手,住手!他是若望师傅,常常给我们看病的若望师傅。——不要扔石头了。

摩郎 我们看见您眼力准确,手臂老练得很。

若望修士 他是一个好孩子,一向为你们做好事。帮助我把他抬到修道院里去,我要给他裹裹伤口。

布朗 啊!你们要是看见那些穿铁甲的大人们,怎样中了我们的箭倒下来的时候,可真要笑破肚皮。

布朗 如果我晓得他拉弓比我拉得好,他就是魔鬼我也要去见见他。你们管他叫作狼人的那个人没有另一个名字吗?

摩郎 他醉了!

摩郎 您听说过狼人吗?

伊萨伯 圣母呀!我们可怎么办呢?

布朗 人人都是为自己工作,小伙子,各人准有自己赚来的东西。我们都是自由的,明白吗?让我们为古老英格兰的光荣而干杯吧!

彼埃尔 我去。

嘉扬 六个月以前,黑提恩·杜列看见了他,从此杜列就疯了。

彼埃尔 快去吧,师傅……她或许是受伤了!

若望修士 你们抱怨得很有道理,可是你们单单抱怨管什么用。啊!如果我是你们的话……

摩郎 我要为弓箭王的健康干杯,他是一个好伙伴:因为既然我们该喝酒,而他又付了酒钱,我们并不是天天都有这样的吃喝机会呀!

西蒙 那不是总管到这边来了?我们走吧。(他们下)

摩郎 正是,我们差不多只剩下几张弓了,人家几乎把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拿走了。(他们下)

西蒙 但是,总管先生……

西蒙 是的,总管先生,这六头都是我的。

嘉扬 喂!总管先生,当您从人家面前走过时,您得脱下您的帽子。

嘉扬 我什么也没有做!我什么也没有做!快来救命!真出人命了!(一群农民上)

雷诺 (对布朗)是那些领主们使我们国王成了俘虏的。

西蒙 怎么样?

雷诺 对,到处都是一样。我晓得在日纳有一个人,他……

西蒙 怎么?您说什么?

达蒲莱蒙 真气人!你要拿我女儿的性命和农奴的相比吗?快来,我会重重地赏你。(他下;众人抬走晕过去的伊萨伯)

妇人 愿上帝还您,我的贵人小姐;愿上帝祝福您!(独自低声)愿上帝因她而赦免她的父亲吧!(高声)我还要求您一个恩典,贵人小姐。

若望修士 他们逃跑了。

伊萨伯 我吓得要死了,我不晓得我有没有气力走到那边。

嘉扬 (被打)救命啊!我要被人打死了!出人命案了!

妇人 贵人小姐,可怜可怜一个苦命的寡妇吧,她的四个小孩子,什么吃的也没有了。

农民 上呀!若望师傅是帮我们的!

伊萨伯 不要推这个可怜的妇人。她是对我说话的。——你是谁,老大娘?

总管 用劲打!你们只是拍掉他衣服上的尘土呢。

息娃 我不向一个农民投降。你的主人在哪儿?

总管 醉也好,不醉也好,总得打他一顿;而且这种下流东西实在太放肆了,需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。

彼埃尔 好!那么你就死吧!(他走过来就要刺他)

布朗 (对息娃)退,头领!看那边一大队骑兵前来袭击我们。我们的人马只贪图虏获物品,不遵守秩序。

总管 不许废话,服从我的命令……这小子认得几个字,便装模作样起来,对待他的主人跟对他的平辈一般。(息娃骑上彼埃尔的马,跟蒙脱依和骑兵们同下)

嘉扬 (醒来)你们说什么呀?——你们为什么不喝?

息娃 息娃前进!

彼埃尔 你将会看到罪过更大的人哩。

西蒙 师傅,您这样问我们,好像认为我们能回答似的。其实,我们是什么不懂的乡下佬;可是我们穷苦受罪,其中必然有个道理,眼前的事实就是这样。

英国人 息娃,前进!得手了!

蒙脱依 圣母呀!我们都没有铠甲!(蒙脱依的随从和一些农人,拥挤着,结成队伍,竭力用桌凳堆成一座防御物。息娃、布朗和英国人在台后边,抢夺牲畜)

摩郎 今天,不但被英国人抢劫,焚烧,还被我们的主子抢劫,殴打。

妇人 我是纪拉的夫人,昨天爵主大人叫人把他吊死了。他在世时,全仗他赚钱养活孩子;现在剩下我一个人,怎么能养活他们呢?

雷诺 啊!要是人人都这样想的话!

彼埃尔 好一点……英国人呢?

摩郎 (对蒙脱依)啊!大人!快来救我们,不然,我们都完了。

若望修士 这儿有一个人比她还需要我的医道呢。

布朗 已经埋了。

彼埃尔 头领,您投降吧,否则我的宝剑可不留情了。

农民 英国人!英国人!警报!

若望修士 不,跟我到修道院去比较好一些。我一定能借匹驴子,把你驮到那里去。(对远远站着的农民们)来!这边来,我的朋友们!(西蒙、雷诺、摩郎,上前)

总管 你干吗多管闲事?你到这儿来干什么?

农民 真可恨!这是我们夺回来的呀!

布朗 来拉弓……您晓得我精通此道吗?

蒙脱依 啊!但愿我们城堡中的人们能快点来!

彼埃尔 请允许我抱着您走吧。(对他的一个同伴)游佛罗,扛起这张桌子在前面走,不要叫那些匪徒的弓箭伤了小姐。(他把伊萨伯抱到茅屋里)

总管 彼埃尔,把你的马让给这位骑士。

蒙脱依 火熄了,该回去了。喇叭手,吹归队号吧。(对息娃)骑士大人,请您跟我们走吧。

西蒙 啊!好若望师傅,您是我们的保护人,我们很需要您来安慰安慰我们,我们的爵主如今把我们弄得好苦呀。

彼埃尔 (对伊萨伯)小姐,进这茅屋里来,您可以在里面躲避躲避,等人来救我们出去。我守在门口,只要我活着,没有人进得来。

西蒙 一个拿武器的军人和一位有学问的修士,竟不约而同地说同样的话!

达蒲莱蒙 (从茅屋走出)来!彼埃尔……帮帮我……啊!他死了。真糟。雅各,梅尼埃,拿长矛和你们的外套搭个担架;我的女儿晕过去了,得把她抬到堡里。若望修士,快跟我来;我的女儿病了,我们需要您的医道。

雷诺 你们看见了吗?他虽然是位修士,可是他怎样拿了长矛,怎样和敌人周旋呢?他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人!

若望修士 欺压你们的人这样大胆,是谁造成的呢?还是那句话,就是你们的胆子小。他们也就利用了这一点。你们看见过一只狗敢咬另一只龇牙咧嘴的狗吗?谁先逃跑,谁就马上挨咬。因为最胆小的狗只要一看见自己的敌人要逃走就会长出胆量来的。在那些胆小如鼠、一看见戴徽章的军衣就发抖的人们跟前,是很容易长胆量的。不过我的话是白费,彼埃尔还等着我去医治他的伤口呢。喂,谁肯借我一匹驴子,把他驮走呢?总管还给你们留下一匹驴子没有?(他带着彼埃尔和几个农民同下)

总管 他们到处抢劫!如果农民们有胆子,我们是可以得救的。

雷诺 他道破了我们的真情。我们是怯懦无用的东西,甘心让那些并不比我们强的人欺压和敲诈。

息娃 我发现达蒲莱蒙了。这正是我所等待的时机。纪尔伯,来,来,为了向贵妇人们致敬,我们来比比枪!(他们对打起来,达蒲莱蒙被掀翻倒下。彼埃尔,一剑刺伤息娃骑着的马的膝骨,息娃随即落下马来)

总管 让他自己想办法好了。(他下)

摩郎 我晓得你想的是什么,我跟你一样也在思索这件事。

西蒙 他对我们说的话,其实也就是今天早上那个英国弓箭手说过的话。

西蒙 哦!是一个当走狗的卫士,让他死去吧!

西蒙 他又说我们一看见戴徽章的军衣就害怕。哼,可是,如果我愿意的话,我一斧子就可以把这棵树劈成两半;砍一个人头想来也不会比这更难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