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场

普罗斯佩·梅里美作品集Ctrl+D 收藏本站

离包威数里的一座小山上。

安格郎·德布西,佛罗利蒙·德古西。

骑士们,马前卫士们,士兵们。

安格郎 圣若望的脑袋!倒真想看看,这个孩子,几个月前我还把他当作一个扈从,怎样能统率这许多勇敢善战的骑士。

安格郎 动气!……并没有,总管。

安格郎 这有什么奇怪!佛罗利蒙大人,我不是这省的总督吗?

安格郎 (对他的侍从)把我的旗插在这丛黄檗上,吹起号来。

奥利威 愿意总管为主将的,请举右手。(除了总管,安格郎和佛罗利蒙外,都举手)

佛罗利蒙 我统领十三面尖角旗人马,我觉得我比别人更有权拿出我这个呼号:红狮子德古西。

总管 骑士们,看上帝的面上,在打仗的时候,你们不要争吵了。你们两位都有统率的资格;但团结尤其是我们所需要的,请你们相一个老军人的话。

安格郎 这就是说您想贪图这个高位。

佛罗利蒙 (对他的马前卫士)李希蒙,把我的旗插在这里。(对安格郎)安格郎大人鸣号安旗,俨然以领自居。

佛罗利蒙 不要再耽误时间了;快推举一位首领,选择一个作战时用的呼号。

总管 不要虐待他。老乡,你听我说;如果你回答我问你的话属实,我将饶你的性命,另外还赏你一件羊毛外套。

总管 或是外套,或是绳索,要等战事完后再看。

总管 诸位大人,你们使这白发的老人太荣幸了。我只有少数军兵在我的旗帜下。最好还是在这两位勇敢的骑士中选择一人吧。

佛罗利蒙 嗯!奇怪!管理您的城市去好了。我们要的不是一个总督,而是一位军事头领。

佛罗利蒙 怎么!雅克团还能够打仗!得了吧!不要打哈哈啦。跟那些恬不知耻地和农民在一起的浪人徒众打一仗,那还可以凑合。

狼人 这您就不对了,大人,那一半是狼人的部下和一些达蒲莱蒙的人。另一半,您是晓得的,是日纳的人,他们跟彼埃尔和多玛两头领留在达蒲莱蒙,围攻城堡。

奥利威 哪一家旗帜是人马最多最整齐的?

士兵(恐吓他)你要好好地回答,不能这样,贼坯!

戈地哀 总管,您曾经指挥国王的军队,您今天须得做我们的主将。

佛罗利蒙 (低声对一年轻骑士)波德总管!

贝斯瓦 对,请他当我们的主帅。

佛罗利蒙 我已经说过,他们是会跑掉的。干呀!冲锋呀!

总管 老乡,近前来,如果你要命,你告诉我实话。那边一共有多少人?

总管 小伙子,我并不嘲笑您。今天您将看到真正的战争,而不是长枪套上铁环的比武。我认得这地方的人;也见过他们的长剑和他们很重的铁棍。请您相信我的话,今天的战斗是很棘手的。

佛罗利蒙 我们立刻进攻,这是我的意见。

总管 我是你的长官,用不着你来命令我。(对狼人)如果你说谎,你晓得绳索等着你吗?你还有话要说吗?想想看。

贝斯瓦 咦!他有十三面尖角旗有什么关系?这位年轻人很可以等着他下巴生了胡须再拿出他的称呼来做呼号!

佛罗利蒙 在我的旗帜下,有十三面尖角旗……如果国王下令,要您总管征讨叛徒的事务,那我当然服从您。

狼人 唉!一半也开小差了。留下的,我们也不大能指望。但是,还有息娃头领率领的那些英国人,他不能离开我们,因为他的大腿伤了;那边的三四十匹马,都是那瓦尔人的。啊!如果我们要有他们两百人的话!

佛罗利蒙 诸位战友,我们能忍受农民放第一箭吗?展开我的旗帜,我要粉碎这些下流东西。

佛罗利蒙 我相信我的战马和我的脚镫马刺。我对贵妇们、对勇士们、对我使用了它的羽毛做头饰的白鹭们发誓,一定要把我的旗帜插在叛徒的阵营中间。

安格郎 布西圣母,英国人最怕这个名字。

戈地哀 我全身披挂,我的马可以把我一直带到小河那边。

僻罗利蒙 展开我们的旗帜,摆出长枪,前进!快跑!

狼人 大人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

奥利威 总管大人是我们的主帅!各家的旗帜和尖角旗都应当向他的旗帜敬礼。

总管 我们赶快布置我们的进攻。奥利威·德卢当大人和贝斯瓦·德拉罗其大人带领轻骑去侦察,先给我们报告他们所看到的军情。

安格郎 你侮辱我!我要拿着长枪向你证明我是比你更坚强有力的骑士。

奥利威 总管,您也是我敬畏的领主诺曼底公爵委任的人,您来当我们的主帅吧。

(几个士兵押狼人上)

总管 诸位骑士,你们的意思怎样?

安格郎 狂徒!你应该服从国王的命令。

贝斯瓦 所以大家得喊:波都因总管!

佛罗利蒙 向我们这里来的爵主们或者会这样想吧:一位带了十三面尖角旗的方旗骑士,总比一位头发灰白的老骑士更有统率全军的本领吧。这位老骑士,昨天晚上我还看见他在一些手拿木棍的农民面前翻转马头,飞奔逃走呢。安格郎大人,请告诉我,您昨晚没有弄弯您的脚镫马刺吗?因为您毫不留情地乱蹬一阵。

总管 (对狼人)你头领教你的这一套,你背得真不错。我真想割下你的两个耳朵呢。

戈地哀 法兰西骑士不能跟弩手一起混合作战!

贝斯瓦 我的意见也是一样。

戈地哀 对圣德尼和圣乔治发誓!我要追随这位勇敢的骑士!圣克罗阿,快来接济!(他也带领人马冲过去)

一个士兵 诸位大人,我们带来一名俘虏。这个强盗他竟敢来向我们挑战;但是,他却又是一个胆小没有用的东西,没交手便投降了。

贝斯瓦 对,请总管指挥我们。

安格郎 诸位大人,国王派我管理包窝锡地方的事务……

奥利威 应该采用主将的称呼来做呼号。

安格郎 至于我,我相信波都因大人。这样的地方是不适于骑战的。

佛罗利蒙 这是我应战的手套。(马前卫士们拾起手套,杜默先总管,奥利威·德卢当,贝斯瓦·德拉罗其,戈地哀·德圣克罗阿,骑士们同上)

一名骑卒 (步行在后面追赶)拦住!拦住这强盗!他杀了我的同伴,偷了我们一匹马。(下)

总管 大人,这是什么话!诸位骑士,我们快救他去;他是狂妄,但他真有胆量。如果我们在这种危难中抛弃了他,那将是我们永远的耻辱。安格郎大人,如果可能,您尽力把我们的弩手集合起来。您呢,奥利威大人,跟我来。我们想法跟我们步行的士兵一道穿过这沼泽去。蒙约阿·圣德尼,快来接济!(他带领部下冲了过去)

戈地哀 现在我们赶快准备战争,我们的呼号是什么?

佛罗利蒙 这些粗鲁的家伙,倒真正地模仿起军队来了。

奥利威 在农民的面前下马步行,好像我们是跟英国兵或跟佛兰蒙兵打仗一样!

佛罗利蒙 也许是。

狼人 啊!大人,那可使不得。

总管 (对留下的骑士)这些糊涂虫!他们离开我,毫不考虑,大胆地投入这些沼泽里,他们将永远不能出来。你们,诸位大人,你们愿意要王家旗帜凯旋;看在圣乔治面上,请跟我来,如果还有办法,我们尽力弥补他们的过失。

佛罗利蒙 怎么!这些没用的下流东西,竟要号令法兰西的骑士吗?对乔治发誓!我们要在这些无赖的肚子上踏过去冲击敌人。上马!举起我的尖角令旗来!红狮子德古西!

安格郎 明天,就在这里;比枪比三个回合,比剑比三个回合,比斧也比三个回合,这是我的挑战手套。

安格郎 至少,他不是那狂妄的贵公子。

佛罗利蒙 这个我同意;但是为了救援我们的朋友,纪尔伯·达蒲莱蒙,而会师的领主们,还没有决定您是我们这次战役中的主帅。

总管 两位大人,什么事?你们似乎动气了。

佛罗利蒙 我麾下有十三面尖角旗,我一定要在马上作战。

佛罗利蒙 总管,您年老了,您的眼睛数不清士兵的数目了。那边至多不过四千人。

总管 您说得对。诸位骑士,我向诸位提议喊:布西圣母!

安格郎 诸位大人,我们士兵的大多数都不熟悉这种呼号。我们可以采用他们曾经在作战时用过的另一个呼号。

狼人 羊毛外套呢?

总管 在敌人固守的这种沼泽中,我们的战马有什么用呢?我们不可能列成阵势来冲击他们。

佛罗利蒙 至少这位不是一个懦夫。

奥利威 诸位听到这喊声了吗?可了不得了!他们在飞跑,他们碰倒了我们自己的弩手!

佛罗利蒙 总管,请您让我带领我的士兵来突破这帮强盗的阵地吧。您跟在我们后面,只费些气力把我们掀倒在地上的敌人打死就是了。

贝斯瓦 法兰西骑士应该跟他们的祖先一样,在马上作战。

全体 蒙约阿·圣德尼!

佛罗利蒙 咳!不要提英国人和他们的办法吧。法兰西军人打仗,用不着学习什么人的。

总管 这些农民所据的阵地很坚固,不容易接近。他们一定有什么狡猾的英国人跟他们在一起,要他们这样安排。

全体 (总管除外)前进!

奥利威 这很快便有结果。诸位从这里就看到这些下贱东西所布置的阵势。在他们的右翼,是两岸险峻的一条小河;他们的左翼是用他们的车辆掩护的。他们分布在两条阵线上,弓箭手在前。

佛罗利蒙 总管大人,您说这话是不是嘲笑我的年轻!……

狼人 大人,你们使我们害怕得不得了,我们人数有一半都开小差了。

狼人 大人,我们正是三千人……我们正是四千人。这就是我所有的话,这话确实,就像我们所有在这里的都是老实人一般。

总管 佛罗利蒙大人,但愿您今天不要尝到您同乡人的苦头!

总管 英勇的骑士们,请允许我凭我这老经验来指引你们。我们敌人的前面摆着高强的弓箭手,在诸位能接近他们有一枪之远以前,他们就把你们的战马的一半射倒了。此外,昨天下了很大的雨,土地全湿透了,我们的马会陷入泥中一直要陷到马肚带那么深。所以,我觉得最好把我们的弩手放在前面。他们的弩比敌人的弓射得远,容易冲破那些武器不良的农民行列。我们这些人,下马步行,结成大队,拿我们磨砺的五尺长枪,掩护前哨进攻,借上帝的帮助,我们就能结果这些叛徒。

总管 这里,只有我是主帅,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进攻。下马步行,诸位大人!(对一名将官)你去告诉弩手,叫他们前进。

总管 我的眼睛看去是四千人;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,那些沼泽和那些洼地还藏着相等的人数。

佛罗利蒙 咳!您从这蠢材身上能打听出什么来呀?总管,我们在这里白费我们时间。请您下攻击令。

佛罗利蒙 (骑上战马)我只接受我的情妇和国王的命令。(对他的士兵)摆出长枪。红狮子德古西!丽的马黛林!(号角响了,他率领人马冲过去)

安格郎 现在他们陷在泥坑中了,弓箭手射他们如同射被胶黏着不能飞动的鸟儿一般。圣母呀!请看从四面八方跑出来的大队弓箭手吧。这是敌人早就埋伏好了的。你看德古西大人的多少战马横三竖四地在他们箭下倒毙。啊!年轻骑士,你骄傲,你是要付出重大的代价的。总管,如果我是您的话,就让他在那里,不去管他,谁叫他这样刚愎自用呢。

狼人 大人,说到盔吗,因为他们用沙摩擦,所以这么发亮。至于棍呢,据说是为阻挡你们穿过;但是,我怕拿这来抵挡你们的良马,是毫无用处哩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