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场

普罗斯佩·梅里美作品集Ctrl+D 收藏本站

在看守比利尔的房屋中。

比利尔坐着,息娃带剑进。

息娃 (傲慢地)您想跟我谈谈吗,比利尔大人?

比利尔 噢!提起这些,我要请您便餐,为我们昔日朋友的健康而痛饮几杯,同时畅谈从前的豪侠故事。

比利尔 如果你们能得到他们好的报酬,那倒还过得去。

息娃 什么!您还没有忘记尼奥的那次比武吗?

比利尔 我也想请您的朋友贝杜嘉大人来。当骑士们彼此不耍刀耍枪的时候,最好的消遣就是大家在一起娱乐。

息娃 如果您不是我们的人质,大人,您说的那些话应该受到应得的驳斥。

息娃 就是在那一次我刺伤了约尼亚大人的胳膊。有人说我是犯规;但您的伯父,他是当时比武的一位裁判官,极力替我解脱,我才得以安然无事。没有他,我要丧失我的兵甲和我的战马呢。

比利尔 我在一次比武中赢得了这只镯子;我曾经发誓要把它送给一位好枪手,我那次在尼奥比武中,就看出您是这样的人。

比利尔 您的部队,仿佛是有五十名枪手,一百名弓箭手。

比利尔 (站起)是的,息娃大人,很久以来,我就希望有这次会谈;我请您坐在那边椅子上,因为我有许多的事要跟您谈。先,我请您原谅,我对您那高贵的游骑职业,说了些冒犯不恭的话。

息娃 要签字,我可不干,因为我不会写字,但是,如果您愿意的话,我可以画十字,盖上我的钤记。

比利尔 好,直接说吧!如果您愿意离开这些造反的农民,如果您愿意回到您旧日头领的麾下,那公爵大人一定会感激您的。

比利尔 噢,我怎么能忘记那次比武!这样风流的盛会,聚集了那么多丽的贵妇人,看见了那么多惊人的枪法!我们两人同在比武的中间,我现在还记得,您是那样的稳坐马鞍,屹然不动,以至到后来反而不得不跳下马来,对观众证明您的兵甲并没有钉在马鞍上。

息娃 我不晓得我是否开始明白您的意思。请您照军人的样子,跟我说,那我会更清楚些。

比利尔 当我说这话的时候,我的心同嘴是不一致的;但我是受命来对农民讲话的,我当然得奉承他们,使自己谈话适合他们的粗野口味。您这就看出我的直率了。这些侮谩的言辞实在不是出自本心。圣母知道!我这个人,会对侠义骑士这样游侠的光荣支柱往坏处想吗?我再一次请您原谅,并且请您允许我用这个方法来平息您的愤怒吧。(他把一只华美的手镯套在息娃的手腕上)

息娃 一百四十名弓箭手。弓箭手虽然跟随我的尖角令旗,实际不完全属我管辖;但是,如果德贝熙统领指挥你们的军队,他们将很高兴地跟随我。

比利尔 多谢您,这一切将很顺利。

息娃 嗯!

息娃 十分乐意。

比利尔 我们自己人私谈,战事又要开始了。我敬畏的诺曼底公爵大人决不会答应农民所要求的这些狂妄的条款。

息娃 圣乔治!这镯子真美!多么精致的手工!多么好看的红宝石!……啊!比利尔大人。(他亲热地拉比利尔的手)

比利尔 您这方面不给我写个字据吗?您对您的约言不给一点保证吗?

比利尔 那这真算不了什么呢;如果您带领了一队骑兵,光靠这点财物,那是不济事的。

息娃 我正怕这样。

比利尔 关于此事,要是我能同您的战友浪人头领们取得联系,我还可以给您一些意见。我尽我的力量拉拢他们:我这里预备了不少的佛罗兰银币和玫瑰金镑供他们使用。

息娃 我去邀贝杜嘉和德兰昔纳大人到您这里来,我毫不怀疑您一定很高兴见他们。

比利尔 请您想法使我可以跟他们说话。到了实行我们计划的时候,请您给我弄个绳索软梯,我好离开这里,因为,在我们的骑兵前进迎击农民的时候,我得小心点,不能让自己留在这里。

比利尔 那我可说不上来啦。不过他们的要求是这么狂妄可笑,我可以预先答复,他们将来什么也得不着。还是不要谈这事吧,既然您愿意来看我,我们谈谈对我们这些人有趣味的事情吧。自从我到这里来,我还没有机会跟一位骑士接谈,我这里经常接触的无非是三四个最惹人厌的乡下佬。

息娃 正好,我要问一问,休战期快完了。为什么我们派去的人还没有消息呢?

息娃 您一定有个绳索软梯;如果您愿意的话,还有马匹和带路的人。

比利尔 这个,如果诺曼底公爵大人,在这次的全盘战役中,要您的队伍替他打仗,给您法国骑兵队的待遇,另外给头领永久年俸一百银币,您觉得怎么样?

比利尔 这是预付一个月军费的足色佛罗兰银币。这是您名下的一百银币。

息娃 如果我可以做到一个方旗骑士,那我就很容易决定了。其实我有不少的马前卫士给我做事,我很有资格当方旗骑士呢。

息娃 我担保他们,跟担保我自己一样。

比利尔 那您就去,请快点回来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